我为什么反对大规模杀狗
2014-06-23 10:55:05
  • 0
  • 2
  • 126

    关于广西玉林有关杀狗的事件,已经有很多文字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连官方媒体都出来说话了,但不得要领,因为他们说的是两边都讨好的话,说了等于白说,并没有升华这个话题,引导人们进入理性思考的范畴。就事论事,有时候会不得要领。过后,会依然如故,因为,人们并没有从有建设性和负责任的讨论中得到若有所思的启示和警醒,因此,这些讨论等于放屁——吃狗的人照样心理安得,并且有可能进一步坚定了狗狗保护者是神经病这样认识,而且理直气壮,心里安得。一句话,关于动物保护和动物,很多中国同胞依然出于蒙昧状态,说是动物保护的白痴,一点不为过,我这里说的“白痴”——是一个中性词,丝毫没有骂人的意思,而是不懂,没有起码的认知和了解。——我们能说出数百种品牌商品,但却对我们周围的动植物和自然界两眼茫然——我们的官僚气息还不足够吗。

     本来对于这件事,我觉得是普及动物保护和动物福利知识的最佳机会,但没有人这么做,连动物保护者都没有写出一篇像样的文字来说明反对者为什么这样做,因此,我有时候感到失望。

     本文在这里先驳斥一些网民的观点(以下红字大标题一、二...为网民观点)——让我们来好好讲道理,做负责任的讨论:

  一.人的问题都没有解决,还谈狗的问题,这些伪君子。

  答:1.人的问题与狗的问题并不二元对立,解决人的问题与解决狗的问题并不天然对立。

2.保护者保护狗狗,不是政府行为或者用公权力来做的行为,而是自发行为,因此,人们无权要求志愿者解决狗的问题的同时,有义务解决人的问题——如果用公权力政府这么做,我们可以这样反驳。

3.保护狗狗的权利,并不是要将狗狗的地位提升到人的地位上来——有理性人应该这样认为,因为,狗狗并不是人,狗狗也不会行使人的权利,因此,认为保护狗就是人不如狗的说法不成立。即便有些狗狗的生活水平已经发展成人模狗样,高于一些普通人的生活水平,那不是狗狗的本意,都是人弄出来的,根子在人身上,是人的变异甚至变态,无关狗半毛钱的关系。因为狗并不会给自己做衣服,穿衣服。

4.狗狗的权利与人的权利诉求本质不同,没有根本冲突,而且解决的方式和成本也完全不同——如果因为解决狗的问题,而堵塞和影响了人的问题解决,那么,好吧,我同意狗狗为人让路。

   综上,“人的问题没有解决,还谈狗的问题”是一个直线思维逻辑下思考方式得出的伪命题,只是一种本能的反映。这反映了一些中国同胞思考问题的方式有问题,不是狭隘,就是缺乏逻辑,不是缺乏逻辑,就是缺乏对善的理解,也是某些中国同胞没有信仰的表征之一。

二、玉林吃狗有很长的历史了,这是人家的文化,你管的着吗。

答:1.任何一个有历史感的人都应该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不是每一种传统文化都是好的,套用马克思主义中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我们对待传统文化要“扬弃”——也就是辩证的看待传统文化,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取其精华,排除糟粕才是应有的思考方式。以“吃狗有很长的历史”来回答疑问者的反对,显得极为苍白无力,没有任何反驳价值。奴隶制、妇女三从四德、奴隶贩卖、猎杀野生动物、包办婚姻、君臣父子、皇权专制、童工、殖民等历史现象,不是走过了心理安得、理所当然到现代社会的不可容忍的阶段吗。因此,历史不能成为借口,在充斥暴虐和血腥的历史行为上,现代社会的容忍度在缩小。“玉林吃狗有很长的历史了,这是人家的文化,你管的着吗”是懒人的借口,是不愿意动脑袋的一些人的可怜借口。基于对人的进步不可阻挡的信心,我们对历史文化现象的看待,随着人的思想解放和先进文化的熏陶以及独立的思考,越来越有了独立和清醒、理性的看法,这个看法不是建立在权术、是否于我有利的考量上面,而是建立在善的不断发展这个事实上,建立在信仰的不可回避这个事实上。

三、狗既是伴侣,也是食材。

答:追述历史,狗出现在人类社会中,基本起因在康拉德.洛伦茨看来(奥地利动物行为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动物心理学学创始人——学界的评论),是基于互惠的合作而起的,早期的狗有围堵猎物和追踪猎物的能力,他们与人合作,提高了人类祖先获得食物的能力和效率——狗狗借助人的打猎本领,也获得了应有的食物份额。在早期人类祖先没有足够防范能力的情况下,狗狗还起到了警卫和报警的作用,守护人的安全。农业社会也是如此。尽管历史发展到现在,但本质是合作关系才是事实,看护财物和因此得到人类的保护和食物。只是随着城市化的疯狂发展和人的力量的壮大,狗狗的原始本领已经不再显得重要和被绝大多数人需要了,但狗狗或许不能像人一样转变思维和职能,因此,在人看来,这个合作伙伴已经显得多余,由此,狗都的命运才被人重新定义,出现了分化——宠物或者食材。——但狗狗没有变——其忠诚没有变。成为食材,是人对狗狗命运的强行设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的变异,而不是人的进步。

四、吃狗是人家的自由,你管的着吗。

答:1.自由是能做什么事的权利和能力,同时,自由也意味着克制自己的能力,反映一个人的自制、自治水平。我模糊地感觉到,一些中国同胞对自由的认识并不是很全面。一个不想受到任何限制的人不是一个自由人,而是本能冲动和欲望的奴隶,终将被本能冲动和欲望之火烧成灰烬。不断反思和矫正自己的行为的人,才有可能通向自由之路。放纵和自以为是通向的是奴役之路。

2.吃狗目前在中国是没有法律禁止,一些人认为,法无禁止或者规定就可以做,事实是,法律对很多更高的善同样没有列举出来,做出规定:以法律为中间线,处于其下为违法,那么,处于其上,是什么呢。我们知道,法律也有从低级向高级、从野蛮到文明发展的客观轨迹,历史上的很多法律,不也是被否定了吗?同样的事实是,法律随着人文的进步,也不断向文明发展,是谁牵引着法律的前进,是人文的进步,善的扩展和人的道德境界的提升达成的。比如西方的法律的发展和进步,无不是因为人的进步和哲学等上的突破达成的。奥巴马在一次演讲中说,法律是道德的文字性表述,是道德的一部分,法律从来,也不应与道德相冲突——这是有道理的。

3.吃狗在中国目前是人的自由,我必须承认这一点,但同时,这种自由有逻辑和伦理漏洞,禁不起人的推敲。西方国家在20世纪基本完成了相关一系列动物(人养动物和野生动物,高等动物和低级动物)的较为健全的法律体系,亚洲的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马来西亚等,都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动物保护法案或者动物福利法案,禁止人们在没有必要的状态下,给动物带来不必要的杀戮和痛苦,免于人的奴役——这都是基于对动物的全面认识和深刻体认觉醒,才出现的事实,而不是神经病了,来弄这些东西。

4.好吧,中国是中国,为什么这样,我们必须指出,在中国,动物保护文化和伦理在本土有论述和道德觉醒,但没有发展壮大和成为体系,中国古代是农业社会,动物基本处于散养或者半散养的状态,人们除了适当取其肉蛋外,也没有那么大规模的养殖,或者大规模养殖没有成为常态化,自给自足是主体,因此,人与动物的关系没有那么紧张,关于动物的伦理问题也就不显得那么紧迫。现在与那时完全不同了,人的发展和索取已经达到空前的程度,人关于动物的伦理关系问题才日益凸显。但由于中国人没有现成的关于动物福利的文化伦理体系做指引,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滞后和分化:一是按照惯性思维推论得出,吃狗很正常,吃任何东西都正常的结论也就不难理解了。(吃野生动物原来也正常,现在不是收敛了吗——可见,改变并不是不可能);二是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并立即认可,反对虐杀动物。这严格意义上,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一次碰撞。是西方发展出了一整套动物伦理的学说和文化体系,而中国没有,也没有这方面的宣传教化,所以,我能理解那些同意杀狗的同胞的说法,因为,在关于动物福利和权利的认识上,我们大部分中国同胞是空白。

5.认真审视人与动物的关系,重新定位人对动物的看法,是一些中国同胞提升道德境界必须面对的坎,不越过这道坎,道德水平不可能得到提升,也不可能使道德大厦建筑在坚硬的岩石上面。否则,我们对道德的理解将永远停留在道德仅是实现功利和实用主义的规则的认识上——这样的话,这种道德将充满不确定性和变数。严格意义上,这不是道德,而是自我辩解和自我解脱的遮羞布,只是一种策略,策略不能成为道德规范,充其量只是一种以人为中心的实用主义哲学,不具有普遍性。这样的人,永远不懂得道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也是我们的道德观和世界主流国家道德观根本不同的地方——我们的道德观中没有信仰的成分,充满的是实用、策略甚至权术——没有信仰的道德,还没有达到善的彼岸。信仰是什么,就是先验和无条件,排除了经验性偏见以及交易思维,才有资格成为道德规范。遵守X,是为了得到Y,那么,X只是一个手段和工具,这在康德看来,X不具有道德价值。具有工具性质的规范,不能成为信仰的一部分。

五、不杀狗,那么,猪、牛、羊怎么办,植物怎么办。

答:1.据我有限是知识,人类发展到今天,能力与其他物种相比,已经是巨无霸,作为老大,就有老大的责任,这个责任就是,我们有责任在最低限度内保护其他物种的上天赋予的动物权利,有责任善待万物。

2.因为我们的食物谱已经足够丰富,如果可能,我们的后人如果道德境界足够高,我想,他们在未来也会尽可能避免大规模杀生,而将维护生态平衡、维护大地万物天赋福利作为一个神圣职责承担起来。同时,我们因为是从野蛮中走来,如果你承认进化论,那么,人是有两个进化的,一个是生产力和技术的进步,一个是道德境界的进步,而道德境界的进步,才是真正的进步。我们是从茹毛饮血中而来,但不能茹毛饮血而去。严格意义上,我们还没有脱离野蛮,牛羊猪最初作为人的役使动物和食材而来的,这是历史形成的,我们现在还在延续这个历史,杀牛羊猪作为人类历史的一部分,我不期望能立即得到缓解或者禁止,人类的历史发展还做不到这一点。

3.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地球物种丰富多彩,生命绚丽多姿。杀牛、羊等其实也是一些人抵制的目标,只不过在中国,想在这方面起的重大进展或者一步到位是没有可能性的,但在中国,能做到保证它们活着时的基本福利,比如舒适的生存环境,人道的屠宰和长距离运输的人道,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狗理论上并不是人类食物谱中的基本食物,而是早期作为人类的朋友和合作伙伴而出现的,在食物充裕的今天,我们的食物谱有不扩大杀生而丰富扩展的能力,因此,大规模屠杀狗狗变得很没有必要。做没有必要做的事情,就是无知和非理性,而理性,才是人区别动物的一个根本所在。

   另一个我个人认为很有力的论证是:我们知道,吃狗不是中国人的普遍和基本习惯,只是一部分人的偏好和一部分地区的所谓习俗。康德在论证什么是道德原则(绝对命令)时指出:人的个人喜好甚至一个群体的偏好,不能成为道德规范。因此,在吃狗这件事情上,喜爱狗肉的人士虽然目前没有法律上的禁止,目前经得住法律的拷问,但大规模杀狗却很难经得住道德拷问——通过观察当地对狗狗的贩卖、运输、屠杀等呈现出来的状态来看,人们从这里面很难找出对生命尊重的迹象,而是一个让一些人感到有些压抑的场景,当然一些人心安理得,泰然自若,但一些人从情感(天然的同情之心)和理性上也很难推理出这是一件值得推广和让大家欣然接受的事件这一结论来。客观事实是,这些人出于偏好(喜欢这口、辟邪、进补、赚钱、制造经济增长点、对外宣传等——这些偏好中,有的暂时经得起某种角度的拷问,而有的偏好甚至是建立在幻觉之上,经不住科学和事实的拷问,也经不起道德的拷问)而去贩、买、杀和吃,成为一种机械和冰冷的行为,根本排除了人的情感因素。人不是工具,因此,面对这些场景,人的看法出现分化是很自然。同时,我们现在更加肯定这样一个道理,赚钱不能不顾一切,以动物生命为代价的冷冰冰的生意会最终会让一些生意人走向反面(一些人的情感或许某个时刻有可能被动物的哀鸣和挣扎唤醒,从自然而然向动物举起屠刀走向举刀杀生时变得手软;而有些人从一个极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从杀生走到向佛甚至吃素,这些事例的存在,说明人的天然情感并不会长期缺位,人始终是有感情的动物),并制造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灾难。赚钱行为和人的情感理性、甚至道德感不能长期分裂,甚至互相矛盾和冲突,否则,人的性格就会出现分裂,并带来纠结和痛苦,进而引发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导致自然生态、社会生态出现扭曲——这就很好解释,物质财富越增长,人们的情感和社会感知越焦虑。通俗一点说,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基本的原因我认为就是生存手段和人的情感理性、道德感知出现人为或被动的分裂、甚至矛盾冲突导致的。因此,我们就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人格分裂,具体到商业领域、官僚体系等,双面人不断涌现。这也是一些同胞道德水平长期徘徊不前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很多人就面临着这样的困境——物质和世俗压迫导致的客观状态。这导致的一个结果是,一些中国同胞的精神生活之幼苗过早枯萎,或者长期尘封,处于沉睡状态,也就谈不上精神生活了——除了经济动物、社会动物这两个特征不断得到强化之外,其他方面都过早夭折了。因此,和他们谈论这方面的话题,属于鸡同鸭讲——这是社会烙印,从这个角度讲,他们也是受害者,其受害的表现出来的特征是:冷酷和麻木。

  在志愿者面前虐待狗狗,以及举着屠刀做出要宰杀狗狗以要挟志愿者高价买狗狗的行为让我作呕——这是 一种无耻的敲诈。

    一句话,我们很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在动物认识上,很多人就是这么干的。

4.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依然要靠人类天赋的良知来推动一些不平等、残忍事件的改变,不杀狗就是人类道德关注范畴扩展的一个例子,在西方,一些宗教和环保组织中,已经将不杀生和吃素作为奋斗的目标,并做了大量的科学实验以证明人不吃肉同样能活的很好。我们主张不杀狗,就是阻止人类的滥杀行为扩大的一道防线,或者我们因和狗的历史关系,自觉将其设为一道防线,以抵制贪婪的人类....所以,在抵制杀戮动物的事情上,我们做不到一步到位,但我们能做到抵制其不再扩大,就如抵制现代战争一样。那些问我们牛羊怎么办的人也许出于善意,也许仅仅是一个回击动物保护者的一个借口——他们用自然而然的思考方式和联想式表面逻辑推理,来反驳动物保护者的不可理喻性,抵挡志愿者的行动——这确实是对志愿者的强力反击,往往让理论知识和辩驳能力较弱的志愿者语塞——其实,就这个显而易见摆在志愿者面前的堡垒,一些中西方的专家学者已经做了深思熟虑的思考和实践,做出了令人信服而强有力的回答。因此,志愿者必须了解这些理论及其最新进展——这里不必赘述。一句话,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类的进步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点一点进步的,所以,明确回答这些反问我们的朋友,禁绝杀生我们现在做不到,但我们不放弃每一点能有所作为的地方..

5.我们设定保护狗狗作为一个切入点,就是要提醒人类要减少血腥和杀戮。我们必须承认,过分的杀戮会勾引起人类基因中隐藏的兽性,甚而泛滥成灾。这个就很好解释,在过去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却不能容忍,比如奴隶、鄙视践踏妇女权利、殖民、民族歧视等等,这些只有靠人天生的良知才能激发并进而推动变革,良知的每次激发和行动,就会推动人的境界提升。如果可能,动物保护志愿者,特别是素食主义者当然愿意和乐意将禁止杀戮牛羊作为抵制杀戮的一道防线发起反击,但目前做不到,因为,人们对牛羊猪的依赖如此之深,养殖规模如此之大,历史如此之长久,根基如此之深,而一些中国同胞的动物保护意识如此的水平,志愿者将其设置为一个发起动物保护的切入点和防线,非常不现实,容易受到社会的广泛抵制,志愿者也没有这样愚蠢,考虑到保护狗狗与保护牛羊的难易程度,志愿者不会愚蠢到一上来就从猪牛羊开始抵制,因为这注定失败。

中国动物保护人士的反击,用历史眼光来看,在中国,才刚刚觉醒。而抵制大规模杀狗买卖,就是这些志愿者的一个切入点和防线之一。(作为我个人,取之适度,我并不反对,我反对的是不必要的杀戮和野蛮的产业,对于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我暂时保留意见,因为,我的境界还没有那么高)。

6.有了这些建设性的思考,那么,人就开始进入理性,也才有机会静下心来思考和检讨我们在发展中的每一个行为,反问我们自己,这是必须要做的吗,这有必要做吗,这可以避免吗,这事如何做才最好,并将这些做法放到天赋的良知和后天培育出来的善意的天平上度量一下,我们就会知道如何做符合我们的心意,在这个过程中,快乐就会产生....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也只有到这个份上,我们的环境伦理才算有一个质的进步。从科学角度来讲,减少吃肉,有助于减轻人类对大自然的索取和压力,因为,相对于人与地球的关系,地球确实有些不堪重负,无限增长和无限发展是痴人说梦,违背常识。而转型却是可能的。

7.科学证明,植物尚没有发展出类似于人和动物的生理生命特征,科学尚不能证明植物“想出去散步”、”植物会感到疼痛“、”植物有七情六欲“等——因此,吃植物目前经得住道德拷问。

六、人不杀生,干脆自我了断算了。

答:1.当今的一些科学实验和一些人的经验证明,不杀生并非做不到,而且这些人做的很好。我现在的观点是,对于肉食,取之有度,我并不反对。我反对的是以生命的痛苦和杀戮为代价,来制造邪恶产业,满足人的口腹之欲。以及制造噱头。因此,我们不要从一个极端跳到另外一个极端,很多中国同胞的思考方式就是这样,非此即彼。事实是,非此即彼的事件非常少,否则,中国的中庸思想不可能产生。地球有宽大的胸襟,她制造的万物不是用来你死我活的,而是相依相偎,相辅相成,相克相生的。也就是,和谐统一才是自然的本意。在这里,我部分同意一些学者的观点:

 (1)动物是上天或者自然的产物,并不天然为人准备,因此,动物也有上天或者自然赋予的权益和福利,这种权益和福利不是人赋予的。因此,动物保护志愿者是有先验的伦理或者先验的纯粹知识基础的,也就是,我们必须冷静理性地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地球不仅仅是属于人类的家园和资产,而是属于万物的家园,万物均有其应得份额,这是动物保护的先验理论和伦理基石,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经得起人的拷问。

(2)人这个物种进化如此成功,以至爬上了金字塔顶端,获得了掌控万物特别是动物命运的特权,但我们没有滥用特权的理由,滥用特权意味着野蛮。(我不相信一些人不经营和不吃狗肉就会死,一个人物种把极为琐碎的利益都高高置于其他物种之上,建筑在其他物种痛苦之上,这本身就是野蛮的状态,这侮辱了作为人是有良知、有理性和道德感的动物这一判断)

(3)人们制造不必要的杀生,来满足人的琐碎利益,一些学者认为,人的重要利益比动物的重要利益重要,动物的重要利益比人的琐碎利益重要。我觉得这比较符合大多数人的认识和心里,和让大多数中国同胞心安。

中国和西方不同,我们吃饭之前没有祷告的习惯。我们要学会敬畏,敬:尊重和顺应。畏:有所为有所不为。现代科学探索证明,动物的起源、发展和生理系统,以及表现出来的爱、温顺、恐惧、疼痛、紧张、快乐、相思等生理表现,与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事实上,我们除了我们只能感受我们自己的疼痛外,我们甚至不能感受最亲的人的疼痛——那种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生理痛苦——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能推知他人的疼痛感觉,感同身受他人的疼痛、疾病折磨、恐惧、被抛弃等感受——并且我们还能治疗和安慰。向前一步,我们一定能观察和感受到动物的情感。

 结论,抵制大规模杀狗,对于普通大众,不要理解为完全禁止杀生和吃肉,而是说,一些人反对大规模、不必要的杀戮是出于善意,没有那么可怕,因为,大规模杀狗、宣传吃狗这是没有必要的,甚至是非理性的。做没有必要和非理性的事情,就是无知和麻木。

另外,志愿者的反对之所以这么偏激,其反作用力来自于真正强大的传统思维定势和习惯势力。相比而言,志愿者实在是少数,力量也是那么的薄弱,以至于难于有所成就和表现。在中国,认为志愿者能“翻天”是惊诧过度的表现,而传统文化思维定势和吃狗力量才是真正的强大者。

  我个人认为,抵制大规模杀狗,仅仅是动物保护者发起的反对人类无知贪婪、和冷酷无情的一道防线和切入点,没有狗,其他动物也会成为保护者的设定的防线和切入点,只要我们这种没有必要的杀戮存在,反对面就一定会存在,它的意义在于,抵制人的贪婪和无度——使人免于妄自尊大和陷入自己挖掘的陷阱——这才是狗狗保护者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也仅仅是象征性的意义。如果取得进展,随着岁月的流淌,为中国同胞逐渐理解和接受,其历史意义在于,将会为一些中国同胞构建起和开启一片人与动物的新思维、新视野,推动我们在环境伦理认识方面取得新进步,那么,一些中国同胞摆脱的将是一些旧的思想认识桎梏,进入到一个新的认识境界,我们的品格将展现出新的气质和精神风貌,天地也将在我们眼中展现出新的气象。思想的变化,将引起我们对事物看法的变化——这就是佛教中所谓的“境由心生”的一个小小注脚吧。

       即便如此,我们在动物认识、动物权益、福利伦理问题体系的构建上,还有许多艰苦的工作要做。

    事实还证明,生态危机首先是人自身的思想认识出现危机引发的。西方的和中国的一些专著已经指出:以人为中心的思考方式是问题层出不穷的重要根源,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方式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是自然生态危机产生,进而引发社会生态失衡的重要根源。——大概在上世纪中叶,这个观点就已经在西方涌现并引发了社会认识和发展变革。——这也许不适合中国国情,但我坚信,是有借鉴意义的。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天人合一”的思想认识、理想信念和境界追求,如果我们不对涉及到的人与万物关系中的每一个具体关系,通过一代一代人的艰苦努力,一件一件地,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梳理,并为其存在建立起普遍而坚硬而富有道德觉醒的理论,以保障其应有权益和福利,理顺人与万物的关系,改善那种紧张关系,找到人应有的位置,清醒地有所为和有所不为的边界,最终实现和谐,那么,我们就会在一些基本问题上反复犯错,反复付出学费而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也不会为后代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更不会给后代子孙留下一个美好的世界。哲学思考的意义在于,通过对人类存在有关的基本问题的反复思索和论证,慎重和负责任地奠定好每一块基石,夯实人类文明大厦的地基。康德认为,慎重的原则是这样的,在构建一门学科或者一个体系时,我们应尽量避免盖起高楼后再检查地基是否坚实可靠——那将是难于理解的。

 有些历史事件被终止,大概就是康德论述的这种情况,奴隶贸易、罗马斗兽场、妇女权利被践踏、殖民、专制、初夜权、三纲五常、宗教裁判等,虐杀野生动物、血汗工厂、一些野蛮产业和邪恶产业曾在历史上一度辉煌和盛行,结果被思想家、科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发现,这些大厦并非坚不可摧,其理论和伦理基石并不可靠,结果,建筑在这些不可靠基石上的历史事件和产业在时间的长河中纷纷轰然倒塌。

   对于狗狗保护志愿者,我建议两手实施你们的计划:1.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用法律武器智斗非法贩狗杀狗商人;2.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摒弃暴力、恐吓、过激和自辱手段,通过正常途径宣传动物保护知识,进行理性的动物保护。

   一句话,不违法,同样能进行动物保护的工作;不违法,才能做好动物保护工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